果博:2019主持人大赛:角逐类综艺原本的模样?

admin/2019-12-18/ 分类:八卦/阅读:

2019年11月12日 星期二

  往期回顾   中青报系    

2019主持人大赛:角逐类综艺原本的模样?

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 蒋肖斌  来源:中国青年报  ( 2019年11月12日   08 版)


果博:2019主持人大赛:竞赛类综艺原来的模样?

第一组选手。


果博:2019主持人大赛:竞赛类综艺原来的模样?

龚凡

角逐类综艺节目已经很久不叫大赛了,就像选手不称选手、评委不称评委,晋级裁减的方式也不是打分排名,而是转身拍灯……所以,当主持人撒贝宁“去掉一个最高分,去掉一个最低分”的话音落下,观众如同遇见熟悉的陌生人。

从10月26日起,《中央播送电视总台2019主持人大赛》在央视一套播出。刚播第一期时就上了热搜,网友评价,整套流程像是主持人招聘大会:1小时36分的节目时长,包括17位评委介绍和12位参赛选手各两个环节的个人展示,然后评委现场给出倡议并打分,最后按分数排名裁减。

卖人设?煽故事?发表成效前创造悬念趁便插播广告?不存在的。在蒙受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专访时,点评嘉宾康辉说:“在播出时间很有限的情况之下,当然希望给观众的都是干货。”专业评审敬一丹说:“我以为角逐原本就该是这个样子。”

总之,在2019年深秋,一档有着30多年历史的老节目,时隔8年重回舞台,还是熟悉的配方,却又真的纷歧样了。

    主持人的价值不是把本人的故事摆出来

《中央播送电视总台2019主持人大赛》(以下简称“主持人大赛”)原名《CCTV电视节目主持人大赛》,从1998年起举办过6届,走出过张泽群、鞠萍、撒贝宁等家喻户晓的名主持。这一次是第七届。

在本届主持人大赛第一期节目中第一个进场的新闻组选手姚轶滨,中国传媒大学科班出身,现为中央人民播送电台《中国之声》的主持人。『邛这行的都知道这个角逐的分量,我等了好久。”上一届大赛,姚轶滨刚从英国念完硕士回来,没赶上报名,没想到一等8年。

从报名开始,姚轶滨就发现节目组对选手的身份不太在意,“报名就填表,前采的时候也不问你有什么故事,上去就比,下来就打分。录的时候觉得节奏很快,没想到播的时候更快”。但姚轶滨很喜欢这样简单直接的过程:“每个选手都是抱着一颗要赢的心来的,要把本人最好的专业拿出来。”

文艺组选手龚凡从小就有做主持人的梦想。她是一名纯工科生,结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,本科学的软件工程,研究生学的系统工程。之前与主持人最密切的关联是到场过山东卫视一档主持人选拔节目,获胜后主持了2016年山东卫视春晚,在此之前,所有的主持仅限于学校活动。

龚凡觉得,本人的故事大概马虎能形成一些“人设”标签,但作为一个主持人,重要的不是你是谁,而是你能给他人带来什么,“我相信一个人的经历,最终能内化成你的眼界、你的标明、你在舞台上的一切,这才是你的价值,而不是把本人的故事摆出来”。

作为大赛专业评审,敬一丹还是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持人专业委员会主任,她把主持人大赛看成一项业务,“它就应该是专业的——专业的展示、专业的衡量”。“有的节目是要通过讲故事的方式去标明主题,而主持人大赛要查核的是主持人讲故事的身手。主持人自己是一个传播者,并非故本家儿角。”

在康辉看来,如果一档节目只让人记住了主持人,反倒是这个主持人失败的处所,并且主持人大赛只是没有设置专门环节,并非彻底舍弃讲故事。“踩稽选手有着不同的背景和发展经历,他们在标明中就会带出故事,比方,有的去过新疆偏远的县里支教,有的当过很长期的记者。选手在台上和主持人、评委交流,这个过程也是在讲故事。”

    以前只是选拔主持人,此刻探讨时代的需求

在敬一丹看来,主持人大赛不仅考选手,还考评委,如何挑选出更适合本日这个时代要求的主持人。她1988年刚到央视的时候,是主持人中的第一个研究生,而在本届主持人大赛中,选手普遍学历较高,几乎一半是硕士学历,“良好的教育背就连会让人更有根底,在职业道路上走得更远”。

除学历高,曾经的央视主持人,必定是科班出身,而此刻“干什么的都有”,他们来自不同的专业,甚至不同的职业。纯工科出身的龚凡说:“我讲人工智能,我的学科背景让我能更懂这个专业、标明更准确;同时我能把专业讲得更通俗易懂,让观众更易蒙受。”

曾经的《CCTV电视节目主持人大赛》改名为“主持人大赛”,去掉了“电视节目”的限定,也显露了融媒体时代对主持人的新要求。敬一丹说:“多元背景和海外留学经历,是主持人群体的须要,让这个群体更加多样、丰富、立体,也适应此刻改观着的节目。”

在角逐过程中,80后姚轶滨明显感受到了“代际差异”。第一期节目呛陬后一场裁减赛,120进60,选手年纪从20岁出面到40多岁。“年纪对照大的,穿的是西装等传统的新闻主持人的衣服,而年轻人的衣服就会更时尚更有秉性,有穿短裤的、小马甲的。还有一个选手拿着自拍杆记录了本人参赛的全过程,做成为了Vlog”。

在个人展示环节,姚轶滨准备的是电视产品,有的选手带来的是人工智能这样的“高科技产品”。“以前也许便是选拔主持人,此刻无论是选手、评委,还是节目组,都在探讨这个时代的问题——大家到底须要怎样的主持人,我们会不会被技术所取代”。

    其实不是哪一种形式更好,只是每个阶段观众审美不同

这一届年轻人觉得主持人大赛“硬核”,但在多年以前,角逐类节目都是这个模样,“讲故事”反倒是之后的立异——并且在最初浮现时,观众也十分买账。只是当一种形式越来越多,审美疲劳就浮现了。“其实不是哪一种形式更好,只是每个阶段观众的需求和感受不同。”康辉说。

TAG:
阅读:
扩展阅读: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阳光在线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 Copyright © 2002-2019 阳光在线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